中文学区乱码2020一二三

秘密入口3秒自动跳转

  赤雪族内。神秘的山洞之前,羽皇怔怔而立,眉头紧锁,久久沉默,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九彩大门,一双血色的眼眸中,神华爆闪,他想要看透九彩大门,望及九彩大门之后的情况,可惜,他根本做不到···九彩的大门之上,隐隐九彩光弥漫,不时地有神光流转,宛如就像是一块世界之壁一般,看似只是一门之隔,但实则,相当于隔开了两个世界。“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刚刚那些自九彩大门之后,冒出来的恐怖大手与巨爪,到底是什么生灵?还有,这扇九彩大门之后,到底是什么地方?他连通着什么地方?那里···还属于大千世界吗?若是不属于的话,那那里又会是什么地方?”九彩大门之前,羽皇眉头紧皱,心中思绪万千,他在思考,因为此刻的他,心中可谓是充满了困惑。“赤雪前辈,有些事情,我想向你询问一下,不知道你可否回答?”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羽皇血眸一亮,突然看向了身边的赤烽烟,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期待与好奇。闻言,赤烽烟稍稍迟疑了下,默默地点了点头,虽然羽皇还未说什么,但是,他已经明白了羽皇心中所想:“主人,属下知道你想询问什么,请您稍等一下。”言罢,他脸色一正,突然回身看向了周围的赤雪族族人,大声命令道:“好了,如今天玄之门已经成功封印了。吃了赤霄以及赤空外,其余的,都各自退下吧,本皇还有要事要与主人细说!”“是老祖,我等遵命!”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点头,应声道。“主人,老祖,我等告退!”说完,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对着羽皇以及赤烽烟行了一礼,随即,齐齐转身,各自朝着远处走去了。不过时,便是各自消失了踪影。转眼间,原本密密麻麻,人山人海的四周,就只赤烽烟、赤雪族族长赤空、其子赤霄以及羽皇、帝雪含烟等女等人了。“主人,若是属下没有猜错,您应该是想要询问属下有关这个神秘古洞,以及天玄之门之内的那些神秘生灵的事情吧···”失落古山的山腰处,待诸位赤雪族族人全都消失了踪影之后,赤烽烟豁然转身,看向了羽皇,一脸郑重的询问道。“没错!”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道:“赤雪前辈,不知道,这扇九彩大门之内,所封印的到底是些什么生灵?他们来自于哪里?是属于我们这个世界吗?”“回主人的话,不瞒你说,其实,属下也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生灵,更不知道,他们来源于哪里···”“你也不知道?”闻言,羽皇血眸一睁,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很显然,赤烽烟的这个回答,让他觉得非常的难以置信,“这处封印,就在你们赤雪族族地之内,你们居然不知道?”“回主人的话,属下不敢欺瞒您,我等确实是不知道。”赤烽烟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你们居然也是不知道?”羽皇眉头紧皱,一脸的不可思议。本来,他以为赤烽烟以及他的族人,既然守着眼前的这个封印,也就是这个九彩大门,这么多岁月了,那么应该是多少知道它们的情况,不曾想,他们竟然也是丝毫不知道。“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们对他们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静静地沉凝了下,羽皇再次开口,很是不甘心的再次询问了起来。“一点都不了解,那倒是不至于,虽然属下并不知道他们是生灵,也不知道他们来源于何处,但是属下却是清楚的知道,他们···应该是不属于这片世间。”“不属于这片世间?”闻言,赤雪族长赤空、赤霄以及旁边的倾世梦等女,全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一个个的满脸的不可思议。很显然,在此之前,即便是在赤雪族中地位很高的赤空,都是不知道,九彩大门之后的那些生灵,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他是第一次听说···与赤空等人的震惊不同,羽皇则是没有多大的反应,稍稍沉凝了下,他血眸一凝,一脸郑重的问道:“赤雪前辈,你确定吗?你当真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灵?”“不是,绝对不是···”赤烽烟重重的点了点,一脸肯定的道:“主人,这一点属下绝对可以肯定!”“不是吗?原来是真的!原来我所猜侧的竟然是真的···”听到这里,羽皇眼神一眯,心中一阵释然。其实,早在那道灰色的巨爪,出现的那一刻,羽皇就曾有过如此怀疑,怀疑他们应该不是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生灵,因为,那只灰色巨爪以及黑色大手之上的气息,他都是曾经在一些极为特殊的地方,感受过,很是熟悉。本来,他还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但是,如今,听到了赤烽烟的这番话之后,他瞬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是对的,那扇九彩大门之后的生灵,和他们曾经所见过的神秘生灵,应该是来自于一处。然而,如今眼前的这个问题是解决了,可是一个新的问题,又突然在羽皇的心中冒了出来,那就是,这些来历神秘,本该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生灵,为何会出现在当世之中,据他所了解,这些奇异的生灵,不应该会出现在当世才对,因为,他曾经有数次,都是在一种极为特殊的情况下,见到的这种生灵····“赤雪前辈,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这些来历神秘的生灵,具体是在何时出现的?或者说,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知道了这种生灵?”稍稍沉凝了下,羽皇眸光一亮,突然再次开口,对着赤烽烟询问道。“主人,这个问题,属下知道···”赤烽烟点了点头,郑重的道:“这些神秘的生灵,第一次出现,是在百万年前。”“百万年前?”闻言,羽皇微微一怔,片刻后,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凝,一脸诧异的道:“你的意思是,那些神秘的生灵,是在‘玄’存在的那个时期,才出现的?以前,并没有?”赤烽烟点头,声音很是郑重的道:“回主人的话,正是如此,在此之前,不仅是属下,乃至整个大千众生,都是都未有谁知道那种生灵的存在。”说至此处,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他神色一敛,满脸感激的道:“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要再次感谢一番我们赤雪一族的恩人‘玄’了?当年,若非是他,我赤雪一族,甚至是整个大千世界,都是极有可能就此沉沦,万劫不复。”“嗯?”闻言,羽皇眉头一锁,一脸惊疑的道:“有那么严重吗?既然能够影响到整个大千世界的存亡?”“有,绝对是有···”赤烽烟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主人,您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机···”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他面色一正,突然对着羽皇问道:“主人,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当初初见您之时,我给您说过的那场可怕的祸端?”“嗯,自然是记得···”羽皇微微点头,他记得很清楚。因为,当初,在提到那场祸端之时,羽皇心中对此特别好奇,所以,在听得时候,他就特意留了心。“即使如此,主人,那您又是否知道,属下当初所说的那场祸端,其实正是源自于刚刚我们所面对的那些神秘的生灵!”赤烽烟继续道。“什么?你所说的那场可怕的祸端,竟然是他们?”听到这里,羽皇神色一变,忍不住失声惊呼了起来。主要是他觉得此事,实在是太震惊,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赤雪前辈,你不会搞错吧?刚刚的那些生灵,当真就是当年的那场祸端的源头?他们当真是可以威胁到整个大千世界?”微微怔了一会,羽皇再次开口,又一次确认道。他心中实在是无法相信。通过刚刚的那番交手,羽皇对他们也是大致了解了一些,刚刚的那些神秘生灵,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并不是很强,他实在是想不通,那样的一批存在,如何能够威胁道强者如云的大千世界。“主人,这种事情,属下岂敢瞒你,属下所言,绝对是句句属实!”赤烽烟摇头,郑重的回答道。“只是,这怎么可能?他们如何有实力,威胁到大千众生?”羽皇依然不解,心中还是不信。闻言,赤烽烟苦笑一声,长长一叹道:“主人,你心中是不是觉得,那些神秘生灵的实力,并不是很强?”“难道不是吗?”羽皇反问。“当然不是。”赤烽烟摇头,一脸凝重的道:“主人,您是不知道,那些神秘的生灵,真的很强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强的让人绝望,而今,你之所以会觉得他们的实力弱,那是因为有天玄之门的存在。”“如你所说,之前的他们,并没有发挥出其真正的实力?”羽皇震惊,一脸的诧异。

  赤雪族内。神秘的山洞之前,羽皇怔怔而立,眉头紧锁,久久沉默,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九彩大门,一双血色的眼眸中,神华爆闪,他想要看透九彩大门,望及九彩大门之后的情况,可惜,他根本做不到···九彩的大门之上,隐隐九彩光弥漫,不时地有神光流转,宛如就像是一块世界之壁一般,看似只是一门之隔,但实则,相当于隔开了两个世界。“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刚刚那些自九彩大门之后,冒出来的恐怖大手与巨爪,到底是什么生灵?还有,这扇九彩大门之后,到底是什么地方?他连通着什么地方?那里···还属于大千世界吗?若是不属于的话,那那里又会是什么地方?”九彩大门之前,羽皇眉头紧皱,心中思绪万千,他在思考,因为此刻的他,心中可谓是充满了困惑。“赤雪前辈,有些事情,我想向你询问一下,不知道你可否回答?”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羽皇血眸一亮,突然看向了身边的赤烽烟,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期待与好奇。闻言,赤烽烟稍稍迟疑了下,默默地点了点头,虽然羽皇还未说什么,但是,他已经明白了羽皇心中所想:“主人,属下知道你想询问什么,请您稍等一下。”言罢,他脸色一正,突然回身看向了周围的赤雪族族人,大声命令道:“好了,如今天玄之门已经成功封印了。吃了赤霄以及赤空外,其余的,都各自退下吧,本皇还有要事要与主人细说!”“是老祖,我等遵命!”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点头,应声道。“主人,老祖,我等告退!”说完,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对着羽皇以及赤烽烟行了一礼,随即,齐齐转身,各自朝着远处走去了。不过时,便是各自消失了踪影。转眼间,原本密密麻麻,人山人海的四周,就只赤烽烟、赤雪族族长赤空、其子赤霄以及羽皇、帝雪含烟等女等人了。“主人,若是属下没有猜错,您应该是想要询问属下有关这个神秘古洞,以及天玄之门之内的那些神秘生灵的事情吧···”失落古山的山腰处,待诸位赤雪族族人全都消失了踪影之后,赤烽烟豁然转身,看向了羽皇,一脸郑重的询问道。“没错!”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道:“赤雪前辈,不知道,这扇九彩大门之内,所封印的到底是些什么生灵?他们来自于哪里?是属于我们这个世界吗?”“回主人的话,不瞒你说,其实,属下也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生灵,更不知道,他们来源于哪里···”“你也不知道?”闻言,羽皇血眸一睁,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很显然,赤烽烟的这个回答,让他觉得非常的难以置信,“这处封印,就在你们赤雪族族地之内,你们居然不知道?”“回主人的话,属下不敢欺瞒您,我等确实是不知道。”赤烽烟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你们居然也是不知道?”羽皇眉头紧皱,一脸的不可思议。本来,他以为赤烽烟以及他的族人,既然守着眼前的这个封印,也就是这个九彩大门,这么多岁月了,那么应该是多少知道它们的情况,不曾想,他们竟然也是丝毫不知道。“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们对他们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静静地沉凝了下,羽皇再次开口,很是不甘心的再次询问了起来。“一点都不了解,那倒是不至于,虽然属下并不知道他们是生灵,也不知道他们来源于何处,但是属下却是清楚的知道,他们···应该是不属于这片世间。”“不属于这片世间?”闻言,赤雪族长赤空、赤霄以及旁边的倾世梦等女,全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一个个的满脸的不可思议。很显然,在此之前,即便是在赤雪族中地位很高的赤空,都是不知道,九彩大门之后的那些生灵,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他是第一次听说···与赤空等人的震惊不同,羽皇则是没有多大的反应,稍稍沉凝了下,他血眸一凝,一脸郑重的问道:“赤雪前辈,你确定吗?你当真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灵?”“不是,绝对不是···”赤烽烟重重的点了点,一脸肯定的道:“主人,这一点属下绝对可以肯定!”“不是吗?原来是真的!原来我所猜侧的竟然是真的···”听到这里,羽皇眼神一眯,心中一阵释然。其实,早在那道灰色的巨爪,出现的那一刻,羽皇就曾有过如此怀疑,怀疑他们应该不是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生灵,因为,那只灰色巨爪以及黑色大手之上的气息,他都是曾经在一些极为特殊的地方,感受过,很是熟悉。本来,他还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但是,如今,听到了赤烽烟的这番话之后,他瞬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是对的,那扇九彩大门之后的生灵,和他们曾经所见过的神秘生灵,应该是来自于一处。然而,如今眼前的这个问题是解决了,可是一个新的问题,又突然在羽皇的心中冒了出来,那就是,这些来历神秘,本该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生灵,为何会出现在当世之中,据他所了解,这些奇异的生灵,不应该会出现在当世才对,因为,他曾经有数次,都是在一种极为特殊的情况下,见到的这种生灵····“赤雪前辈,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这些来历神秘的生灵,具体是在何时出现的?或者说,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知道了这种生灵?”稍稍沉凝了下,羽皇眸光一亮,突然再次开口,对着赤烽烟询问道。“主人,这个问题,属下知道···”赤烽烟点了点头,郑重的道:“这些神秘的生灵,第一次出现,是在百万年前。”“百万年前?”闻言,羽皇微微一怔,片刻后,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凝,一脸诧异的道:“你的意思是,那些神秘的生灵,是在‘玄’存在的那个时期,才出现的?以前,并没有?”赤烽烟点头,声音很是郑重的道:“回主人的话,正是如此,在此之前,不仅是属下,乃至整个大千众生,都是都未有谁知道那种生灵的存在。”说至此处,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他神色一敛,满脸感激的道:“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要再次感谢一番我们赤雪一族的恩人‘玄’了?当年,若非是他,我赤雪一族,甚至是整个大千世界,都是极有可能就此沉沦,万劫不复。”“嗯?”闻言,羽皇眉头一锁,一脸惊疑的道:“有那么严重吗?既然能够影响到整个大千世界的存亡?”“有,绝对是有···”赤烽烟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主人,您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机···”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他面色一正,突然对着羽皇问道:“主人,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当初初见您之时,我给您说过的那场可怕的祸端?”“嗯,自然是记得···”羽皇微微点头,他记得很清楚。因为,当初,在提到那场祸端之时,羽皇心中对此特别好奇,所以,在听得时候,他就特意留了心。“即使如此,主人,那您又是否知道,属下当初所说的那场祸端,其实正是源自于刚刚我们所面对的那些神秘的生灵!”赤烽烟继续道。“什么?你所说的那场可怕的祸端,竟然是他们?”听到这里,羽皇神色一变,忍不住失声惊呼了起来。主要是他觉得此事,实在是太震惊,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赤雪前辈,你不会搞错吧?刚刚的那些生灵,当真就是当年的那场祸端的源头?他们当真是可以威胁到整个大千世界?”微微怔了一会,羽皇再次开口,又一次确认道。他心中实在是无法相信。通过刚刚的那番交手,羽皇对他们也是大致了解了一些,刚刚的那些神秘生灵,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并不是很强,他实在是想不通,那样的一批存在,如何能够威胁道强者如云的大千世界。“主人,这种事情,属下岂敢瞒你,属下所言,绝对是句句属实!”赤烽烟摇头,郑重的回答道。“只是,这怎么可能?他们如何有实力,威胁到大千众生?”羽皇依然不解,心中还是不信。闻言,赤烽烟苦笑一声,长长一叹道:“主人,你心中是不是觉得,那些神秘生灵的实力,并不是很强?”“难道不是吗?”羽皇反问。“当然不是。”赤烽烟摇头,一脸凝重的道:“主人,您是不知道,那些神秘的生灵,真的很强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强的让人绝望,而今,你之所以会觉得他们的实力弱,那是因为有天玄之门的存在。”“如你所说,之前的他们,并没有发挥出其真正的实力?”羽皇震惊,一脸的诧异。

不收费不登录看汅的软件

This is a blockquote. Tristique senectus et netus et malesuada fames ac turpis egestas. Vestibulum tortor quam, feugiat vitae, ultricies eget, tempor sit amet, ante. Donec eu libero sit amet quam egestas semper. Aenean ultricies mi vitae est. Mauris placerat eleifend leo. Quisque sit amet est et sapien ullamcorper pharetra. Vestibulum erat wisi, condimentum sed, commodo vitae.

在线观看2021乱码

  赤雪族内。神秘的山洞之前,羽皇怔怔而立,眉头紧锁,久久沉默,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九彩大门,一双血色的眼眸中,神华爆闪,他想要看透九彩大门,望及九彩大门之后的情况,可惜,他根本做不到···九彩的大门之上,隐隐九彩光弥漫,不时地有神光流转,宛如就像是一块世界之壁一般,看似只是一门之隔,但实则,相当于隔开了两个世界。“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刚刚那些自九彩大门之后,冒出来的恐怖大手与巨爪,到底是什么生灵?还有,这扇九彩大门之后,到底是什么地方?他连通着什么地方?那里···还属于大千世界吗?若是不属于的话,那那里又会是什么地方?”九彩大门之前,羽皇眉头紧皱,心中思绪万千,他在思考,因为此刻的他,心中可谓是充满了困惑。“赤雪前辈,有些事情,我想向你询问一下,不知道你可否回答?”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羽皇血眸一亮,突然看向了身边的赤烽烟,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期待与好奇。闻言,赤烽烟稍稍迟疑了下,默默地点了点头,虽然羽皇还未说什么,但是,他已经明白了羽皇心中所想:“主人,属下知道你想询问什么,请您稍等一下。”言罢,他脸色一正,突然回身看向了周围的赤雪族族人,大声命令道:“好了,如今天玄之门已经成功封印了。吃了赤霄以及赤空外,其余的,都各自退下吧,本皇还有要事要与主人细说!”“是老祖,我等遵命!”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点头,应声道。“主人,老祖,我等告退!”说完,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对着羽皇以及赤烽烟行了一礼,随即,齐齐转身,各自朝着远处走去了。不过时,便是各自消失了踪影。转眼间,原本密密麻麻,人山人海的四周,就只赤烽烟、赤雪族族长赤空、其子赤霄以及羽皇、帝雪含烟等女等人了。“主人,若是属下没有猜错,您应该是想要询问属下有关这个神秘古洞,以及天玄之门之内的那些神秘生灵的事情吧···”失落古山的山腰处,待诸位赤雪族族人全都消失了踪影之后,赤烽烟豁然转身,看向了羽皇,一脸郑重的询问道。“没错!”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道:“赤雪前辈,不知道,这扇九彩大门之内,所封印的到底是些什么生灵?他们来自于哪里?是属于我们这个世界吗?”“回主人的话,不瞒你说,其实,属下也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生灵,更不知道,他们来源于哪里···”“你也不知道?”闻言,羽皇血眸一睁,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很显然,赤烽烟的这个回答,让他觉得非常的难以置信,“这处封印,就在你们赤雪族族地之内,你们居然不知道?”“回主人的话,属下不敢欺瞒您,我等确实是不知道。”赤烽烟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你们居然也是不知道?”羽皇眉头紧皱,一脸的不可思议。本来,他以为赤烽烟以及他的族人,既然守着眼前的这个封印,也就是这个九彩大门,这么多岁月了,那么应该是多少知道它们的情况,不曾想,他们竟然也是丝毫不知道。“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们对他们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静静地沉凝了下,羽皇再次开口,很是不甘心的再次询问了起来。“一点都不了解,那倒是不至于,虽然属下并不知道他们是生灵,也不知道他们来源于何处,但是属下却是清楚的知道,他们···应该是不属于这片世间。”“不属于这片世间?”闻言,赤雪族长赤空、赤霄以及旁边的倾世梦等女,全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一个个的满脸的不可思议。很显然,在此之前,即便是在赤雪族中地位很高的赤空,都是不知道,九彩大门之后的那些生灵,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他是第一次听说···与赤空等人的震惊不同,羽皇则是没有多大的反应,稍稍沉凝了下,他血眸一凝,一脸郑重的问道:“赤雪前辈,你确定吗?你当真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灵?”“不是,绝对不是···”赤烽烟重重的点了点,一脸肯定的道:“主人,这一点属下绝对可以肯定!”“不是吗?原来是真的!原来我所猜侧的竟然是真的···”听到这里,羽皇眼神一眯,心中一阵释然。其实,早在那道灰色的巨爪,出现的那一刻,羽皇就曾有过如此怀疑,怀疑他们应该不是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生灵,因为,那只灰色巨爪以及黑色大手之上的气息,他都是曾经在一些极为特殊的地方,感受过,很是熟悉。本来,他还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但是,如今,听到了赤烽烟的这番话之后,他瞬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是对的,那扇九彩大门之后的生灵,和他们曾经所见过的神秘生灵,应该是来自于一处。然而,如今眼前的这个问题是解决了,可是一个新的问题,又突然在羽皇的心中冒了出来,那就是,这些来历神秘,本该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生灵,为何会出现在当世之中,据他所了解,这些奇异的生灵,不应该会出现在当世才对,因为,他曾经有数次,都是在一种极为特殊的情况下,见到的这种生灵····“赤雪前辈,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这些来历神秘的生灵,具体是在何时出现的?或者说,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知道了这种生灵?”稍稍沉凝了下,羽皇眸光一亮,突然再次开口,对着赤烽烟询问道。“主人,这个问题,属下知道···”赤烽烟点了点头,郑重的道:“这些神秘的生灵,第一次出现,是在百万年前。”“百万年前?”闻言,羽皇微微一怔,片刻后,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凝,一脸诧异的道:“你的意思是,那些神秘的生灵,是在‘玄’存在的那个时期,才出现的?以前,并没有?”赤烽烟点头,声音很是郑重的道:“回主人的话,正是如此,在此之前,不仅是属下,乃至整个大千众生,都是都未有谁知道那种生灵的存在。”说至此处,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他神色一敛,满脸感激的道:“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要再次感谢一番我们赤雪一族的恩人‘玄’了?当年,若非是他,我赤雪一族,甚至是整个大千世界,都是极有可能就此沉沦,万劫不复。”“嗯?”闻言,羽皇眉头一锁,一脸惊疑的道:“有那么严重吗?既然能够影响到整个大千世界的存亡?”“有,绝对是有···”赤烽烟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主人,您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机···”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他面色一正,突然对着羽皇问道:“主人,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当初初见您之时,我给您说过的那场可怕的祸端?”“嗯,自然是记得···”羽皇微微点头,他记得很清楚。因为,当初,在提到那场祸端之时,羽皇心中对此特别好奇,所以,在听得时候,他就特意留了心。“即使如此,主人,那您又是否知道,属下当初所说的那场祸端,其实正是源自于刚刚我们所面对的那些神秘的生灵!”赤烽烟继续道。“什么?你所说的那场可怕的祸端,竟然是他们?”听到这里,羽皇神色一变,忍不住失声惊呼了起来。主要是他觉得此事,实在是太震惊,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赤雪前辈,你不会搞错吧?刚刚的那些生灵,当真就是当年的那场祸端的源头?他们当真是可以威胁到整个大千世界?”微微怔了一会,羽皇再次开口,又一次确认道。他心中实在是无法相信。通过刚刚的那番交手,羽皇对他们也是大致了解了一些,刚刚的那些神秘生灵,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并不是很强,他实在是想不通,那样的一批存在,如何能够威胁道强者如云的大千世界。“主人,这种事情,属下岂敢瞒你,属下所言,绝对是句句属实!”赤烽烟摇头,郑重的回答道。“只是,这怎么可能?他们如何有实力,威胁到大千众生?”羽皇依然不解,心中还是不信。闻言,赤烽烟苦笑一声,长长一叹道:“主人,你心中是不是觉得,那些神秘生灵的实力,并不是很强?”“难道不是吗?”羽皇反问。“当然不是。”赤烽烟摇头,一脸凝重的道:“主人,您是不知道,那些神秘的生灵,真的很强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强的让人绝望,而今,你之所以会觉得他们的实力弱,那是因为有天玄之门的存在。”“如你所说,之前的他们,并没有发挥出其真正的实力?”羽皇震惊,一脸的诧异。


2021年国产中文字芒果

  赤雪族内。神秘的山洞之前,羽皇怔怔而立,眉头紧锁,久久沉默,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九彩大门,一双血色的眼眸中,神华爆闪,他想要看透九彩大门,望及九彩大门之后的情况,可惜,他根本做不到···九彩的大门之上,隐隐九彩光弥漫,不时地有神光流转,宛如就像是一块世界之壁一般,看似只是一门之隔,但实则,相当于隔开了两个世界。“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刚刚那些自九彩大门之后,冒出来的恐怖大手与巨爪,到底是什么生灵?还有,这扇九彩大门之后,到底是什么地方?他连通着什么地方?那里···还属于大千世界吗?若是不属于的话,那那里又会是什么地方?”九彩大门之前,羽皇眉头紧皱,心中思绪万千,他在思考,因为此刻的他,心中可谓是充满了困惑。“赤雪前辈,有些事情,我想向你询问一下,不知道你可否回答?”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羽皇血眸一亮,突然看向了身边的赤烽烟,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期待与好奇。闻言,赤烽烟稍稍迟疑了下,默默地点了点头,虽然羽皇还未说什么,但是,他已经明白了羽皇心中所想:“主人,属下知道你想询问什么,请您稍等一下。”言罢,他脸色一正,突然回身看向了周围的赤雪族族人,大声命令道:“好了,如今天玄之门已经成功封印了。吃了赤霄以及赤空外,其余的,都各自退下吧,本皇还有要事要与主人细说!”“是老祖,我等遵命!”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点头,应声道。“主人,老祖,我等告退!”说完,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对着羽皇以及赤烽烟行了一礼,随即,齐齐转身,各自朝着远处走去了。不过时,便是各自消失了踪影。转眼间,原本密密麻麻,人山人海的四周,就只赤烽烟、赤雪族族长赤空、其子赤霄以及羽皇、帝雪含烟等女等人了。“主人,若是属下没有猜错,您应该是想要询问属下有关这个神秘古洞,以及天玄之门之内的那些神秘生灵的事情吧···”失落古山的山腰处,待诸位赤雪族族人全都消失了踪影之后,赤烽烟豁然转身,看向了羽皇,一脸郑重的询问道。“没错!”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道:“赤雪前辈,不知道,这扇九彩大门之内,所封印的到底是些什么生灵?他们来自于哪里?是属于我们这个世界吗?”“回主人的话,不瞒你说,其实,属下也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生灵,更不知道,他们来源于哪里···”“你也不知道?”闻言,羽皇血眸一睁,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很显然,赤烽烟的这个回答,让他觉得非常的难以置信,“这处封印,就在你们赤雪族族地之内,你们居然不知道?”“回主人的话,属下不敢欺瞒您,我等确实是不知道。”赤烽烟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你们居然也是不知道?”羽皇眉头紧皱,一脸的不可思议。本来,他以为赤烽烟以及他的族人,既然守着眼前的这个封印,也就是这个九彩大门,这么多岁月了,那么应该是多少知道它们的情况,不曾想,他们竟然也是丝毫不知道。“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们对他们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静静地沉凝了下,羽皇再次开口,很是不甘心的再次询问了起来。“一点都不了解,那倒是不至于,虽然属下并不知道他们是生灵,也不知道他们来源于何处,但是属下却是清楚的知道,他们···应该是不属于这片世间。”“不属于这片世间?”闻言,赤雪族长赤空、赤霄以及旁边的倾世梦等女,全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一个个的满脸的不可思议。很显然,在此之前,即便是在赤雪族中地位很高的赤空,都是不知道,九彩大门之后的那些生灵,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他是第一次听说···与赤空等人的震惊不同,羽皇则是没有多大的反应,稍稍沉凝了下,他血眸一凝,一脸郑重的问道:“赤雪前辈,你确定吗?你当真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灵?”“不是,绝对不是···”赤烽烟重重的点了点,一脸肯定的道:“主人,这一点属下绝对可以肯定!”“不是吗?原来是真的!原来我所猜侧的竟然是真的···”听到这里,羽皇眼神一眯,心中一阵释然。其实,早在那道灰色的巨爪,出现的那一刻,羽皇就曾有过如此怀疑,怀疑他们应该不是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生灵,因为,那只灰色巨爪以及黑色大手之上的气息,他都是曾经在一些极为特殊的地方,感受过,很是熟悉。本来,他还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但是,如今,听到了赤烽烟的这番话之后,他瞬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是对的,那扇九彩大门之后的生灵,和他们曾经所见过的神秘生灵,应该是来自于一处。然而,如今眼前的这个问题是解决了,可是一个新的问题,又突然在羽皇的心中冒了出来,那就是,这些来历神秘,本该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生灵,为何会出现在当世之中,据他所了解,这些奇异的生灵,不应该会出现在当世才对,因为,他曾经有数次,都是在一种极为特殊的情况下,见到的这种生灵····“赤雪前辈,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这些来历神秘的生灵,具体是在何时出现的?或者说,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知道了这种生灵?”稍稍沉凝了下,羽皇眸光一亮,突然再次开口,对着赤烽烟询问道。“主人,这个问题,属下知道···”赤烽烟点了点头,郑重的道:“这些神秘的生灵,第一次出现,是在百万年前。”“百万年前?”闻言,羽皇微微一怔,片刻后,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凝,一脸诧异的道:“你的意思是,那些神秘的生灵,是在‘玄’存在的那个时期,才出现的?以前,并没有?”赤烽烟点头,声音很是郑重的道:“回主人的话,正是如此,在此之前,不仅是属下,乃至整个大千众生,都是都未有谁知道那种生灵的存在。”说至此处,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他神色一敛,满脸感激的道:“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要再次感谢一番我们赤雪一族的恩人‘玄’了?当年,若非是他,我赤雪一族,甚至是整个大千世界,都是极有可能就此沉沦,万劫不复。”“嗯?”闻言,羽皇眉头一锁,一脸惊疑的道:“有那么严重吗?既然能够影响到整个大千世界的存亡?”“有,绝对是有···”赤烽烟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主人,您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机···”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他面色一正,突然对着羽皇问道:“主人,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当初初见您之时,我给您说过的那场可怕的祸端?”“嗯,自然是记得···”羽皇微微点头,他记得很清楚。因为,当初,在提到那场祸端之时,羽皇心中对此特别好奇,所以,在听得时候,他就特意留了心。“即使如此,主人,那您又是否知道,属下当初所说的那场祸端,其实正是源自于刚刚我们所面对的那些神秘的生灵!”赤烽烟继续道。“什么?你所说的那场可怕的祸端,竟然是他们?”听到这里,羽皇神色一变,忍不住失声惊呼了起来。主要是他觉得此事,实在是太震惊,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赤雪前辈,你不会搞错吧?刚刚的那些生灵,当真就是当年的那场祸端的源头?他们当真是可以威胁到整个大千世界?”微微怔了一会,羽皇再次开口,又一次确认道。他心中实在是无法相信。通过刚刚的那番交手,羽皇对他们也是大致了解了一些,刚刚的那些神秘生灵,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并不是很强,他实在是想不通,那样的一批存在,如何能够威胁道强者如云的大千世界。“主人,这种事情,属下岂敢瞒你,属下所言,绝对是句句属实!”赤烽烟摇头,郑重的回答道。“只是,这怎么可能?他们如何有实力,威胁到大千众生?”羽皇依然不解,心中还是不信。闻言,赤烽烟苦笑一声,长长一叹道:“主人,你心中是不是觉得,那些神秘生灵的实力,并不是很强?”“难道不是吗?”羽皇反问。“当然不是。”赤烽烟摇头,一脸凝重的道:“主人,您是不知道,那些神秘的生灵,真的很强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强的让人绝望,而今,你之所以会觉得他们的实力弱,那是因为有天玄之门的存在。”“如你所说,之前的他们,并没有发挥出其真正的实力?”羽皇震惊,一脸的诧异。

  赤雪族内。神秘的山洞之前,羽皇怔怔而立,眉头紧锁,久久沉默,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九彩大门,一双血色的眼眸中,神华爆闪,他想要看透九彩大门,望及九彩大门之后的情况,可惜,他根本做不到···九彩的大门之上,隐隐九彩光弥漫,不时地有神光流转,宛如就像是一块世界之壁一般,看似只是一门之隔,但实则,相当于隔开了两个世界。“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刚刚那些自九彩大门之后,冒出来的恐怖大手与巨爪,到底是什么生灵?还有,这扇九彩大门之后,到底是什么地方?他连通着什么地方?那里···还属于大千世界吗?若是不属于的话,那那里又会是什么地方?”九彩大门之前,羽皇眉头紧皱,心中思绪万千,他在思考,因为此刻的他,心中可谓是充满了困惑。“赤雪前辈,有些事情,我想向你询问一下,不知道你可否回答?”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羽皇血眸一亮,突然看向了身边的赤烽烟,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期待与好奇。闻言,赤烽烟稍稍迟疑了下,默默地点了点头,虽然羽皇还未说什么,但是,他已经明白了羽皇心中所想:“主人,属下知道你想询问什么,请您稍等一下。”言罢,他脸色一正,突然回身看向了周围的赤雪族族人,大声命令道:“好了,如今天玄之门已经成功封印了。吃了赤霄以及赤空外,其余的,都各自退下吧,本皇还有要事要与主人细说!”“是老祖,我等遵命!”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点头,应声道。“主人,老祖,我等告退!”说完,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对着羽皇以及赤烽烟行了一礼,随即,齐齐转身,各自朝着远处走去了。不过时,便是各自消失了踪影。转眼间,原本密密麻麻,人山人海的四周,就只赤烽烟、赤雪族族长赤空、其子赤霄以及羽皇、帝雪含烟等女等人了。“主人,若是属下没有猜错,您应该是想要询问属下有关这个神秘古洞,以及天玄之门之内的那些神秘生灵的事情吧···”失落古山的山腰处,待诸位赤雪族族人全都消失了踪影之后,赤烽烟豁然转身,看向了羽皇,一脸郑重的询问道。“没错!”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道:“赤雪前辈,不知道,这扇九彩大门之内,所封印的到底是些什么生灵?他们来自于哪里?是属于我们这个世界吗?”“回主人的话,不瞒你说,其实,属下也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生灵,更不知道,他们来源于哪里···”“你也不知道?”闻言,羽皇血眸一睁,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很显然,赤烽烟的这个回答,让他觉得非常的难以置信,“这处封印,就在你们赤雪族族地之内,你们居然不知道?”“回主人的话,属下不敢欺瞒您,我等确实是不知道。”赤烽烟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你们居然也是不知道?”羽皇眉头紧皱,一脸的不可思议。本来,他以为赤烽烟以及他的族人,既然守着眼前的这个封印,也就是这个九彩大门,这么多岁月了,那么应该是多少知道它们的情况,不曾想,他们竟然也是丝毫不知道。“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们对他们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静静地沉凝了下,羽皇再次开口,很是不甘心的再次询问了起来。“一点都不了解,那倒是不至于,虽然属下并不知道他们是生灵,也不知道他们来源于何处,但是属下却是清楚的知道,他们···应该是不属于这片世间。”“不属于这片世间?”闻言,赤雪族长赤空、赤霄以及旁边的倾世梦等女,全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一个个的满脸的不可思议。很显然,在此之前,即便是在赤雪族中地位很高的赤空,都是不知道,九彩大门之后的那些生灵,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他是第一次听说···与赤空等人的震惊不同,羽皇则是没有多大的反应,稍稍沉凝了下,他血眸一凝,一脸郑重的问道:“赤雪前辈,你确定吗?你当真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灵?”“不是,绝对不是···”赤烽烟重重的点了点,一脸肯定的道:“主人,这一点属下绝对可以肯定!”“不是吗?原来是真的!原来我所猜侧的竟然是真的···”听到这里,羽皇眼神一眯,心中一阵释然。其实,早在那道灰色的巨爪,出现的那一刻,羽皇就曾有过如此怀疑,怀疑他们应该不是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生灵,因为,那只灰色巨爪以及黑色大手之上的气息,他都是曾经在一些极为特殊的地方,感受过,很是熟悉。本来,他还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但是,如今,听到了赤烽烟的这番话之后,他瞬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是对的,那扇九彩大门之后的生灵,和他们曾经所见过的神秘生灵,应该是来自于一处。然而,如今眼前的这个问题是解决了,可是一个新的问题,又突然在羽皇的心中冒了出来,那就是,这些来历神秘,本该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生灵,为何会出现在当世之中,据他所了解,这些奇异的生灵,不应该会出现在当世才对,因为,他曾经有数次,都是在一种极为特殊的情况下,见到的这种生灵····“赤雪前辈,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这些来历神秘的生灵,具体是在何时出现的?或者说,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知道了这种生灵?”稍稍沉凝了下,羽皇眸光一亮,突然再次开口,对着赤烽烟询问道。“主人,这个问题,属下知道···”赤烽烟点了点头,郑重的道:“这些神秘的生灵,第一次出现,是在百万年前。”“百万年前?”闻言,羽皇微微一怔,片刻后,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凝,一脸诧异的道:“你的意思是,那些神秘的生灵,是在‘玄’存在的那个时期,才出现的?以前,并没有?”赤烽烟点头,声音很是郑重的道:“回主人的话,正是如此,在此之前,不仅是属下,乃至整个大千众生,都是都未有谁知道那种生灵的存在。”说至此处,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他神色一敛,满脸感激的道:“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要再次感谢一番我们赤雪一族的恩人‘玄’了?当年,若非是他,我赤雪一族,甚至是整个大千世界,都是极有可能就此沉沦,万劫不复。”“嗯?”闻言,羽皇眉头一锁,一脸惊疑的道:“有那么严重吗?既然能够影响到整个大千世界的存亡?”“有,绝对是有···”赤烽烟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主人,您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机···”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他面色一正,突然对着羽皇问道:“主人,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当初初见您之时,我给您说过的那场可怕的祸端?”“嗯,自然是记得···”羽皇微微点头,他记得很清楚。因为,当初,在提到那场祸端之时,羽皇心中对此特别好奇,所以,在听得时候,他就特意留了心。“即使如此,主人,那您又是否知道,属下当初所说的那场祸端,其实正是源自于刚刚我们所面对的那些神秘的生灵!”赤烽烟继续道。“什么?你所说的那场可怕的祸端,竟然是他们?”听到这里,羽皇神色一变,忍不住失声惊呼了起来。主要是他觉得此事,实在是太震惊,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赤雪前辈,你不会搞错吧?刚刚的那些生灵,当真就是当年的那场祸端的源头?他们当真是可以威胁到整个大千世界?”微微怔了一会,羽皇再次开口,又一次确认道。他心中实在是无法相信。通过刚刚的那番交手,羽皇对他们也是大致了解了一些,刚刚的那些神秘生灵,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并不是很强,他实在是想不通,那样的一批存在,如何能够威胁道强者如云的大千世界。“主人,这种事情,属下岂敢瞒你,属下所言,绝对是句句属实!”赤烽烟摇头,郑重的回答道。“只是,这怎么可能?他们如何有实力,威胁到大千众生?”羽皇依然不解,心中还是不信。闻言,赤烽烟苦笑一声,长长一叹道:“主人,你心中是不是觉得,那些神秘生灵的实力,并不是很强?”“难道不是吗?”羽皇反问。“当然不是。”赤烽烟摇头,一脸凝重的道:“主人,您是不知道,那些神秘的生灵,真的很强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强的让人绝望,而今,你之所以会觉得他们的实力弱,那是因为有天玄之门的存在。”“如你所说,之前的他们,并没有发挥出其真正的实力?”羽皇震惊,一脸的诧异。

  赤雪族内。神秘的山洞之前,羽皇怔怔而立,眉头紧锁,久久沉默,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九彩大门,一双血色的眼眸中,神华爆闪,他想要看透九彩大门,望及九彩大门之后的情况,可惜,他根本做不到···九彩的大门之上,隐隐九彩光弥漫,不时地有神光流转,宛如就像是一块世界之壁一般,看似只是一门之隔,但实则,相当于隔开了两个世界。“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刚刚那些自九彩大门之后,冒出来的恐怖大手与巨爪,到底是什么生灵?还有,这扇九彩大门之后,到底是什么地方?他连通着什么地方?那里···还属于大千世界吗?若是不属于的话,那那里又会是什么地方?”九彩大门之前,羽皇眉头紧皱,心中思绪万千,他在思考,因为此刻的他,心中可谓是充满了困惑。“赤雪前辈,有些事情,我想向你询问一下,不知道你可否回答?”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羽皇血眸一亮,突然看向了身边的赤烽烟,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期待与好奇。闻言,赤烽烟稍稍迟疑了下,默默地点了点头,虽然羽皇还未说什么,但是,他已经明白了羽皇心中所想:“主人,属下知道你想询问什么,请您稍等一下。”言罢,他脸色一正,突然回身看向了周围的赤雪族族人,大声命令道:“好了,如今天玄之门已经成功封印了。吃了赤霄以及赤空外,其余的,都各自退下吧,本皇还有要事要与主人细说!”“是老祖,我等遵命!”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点头,应声道。“主人,老祖,我等告退!”说完,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对着羽皇以及赤烽烟行了一礼,随即,齐齐转身,各自朝着远处走去了。不过时,便是各自消失了踪影。转眼间,原本密密麻麻,人山人海的四周,就只赤烽烟、赤雪族族长赤空、其子赤霄以及羽皇、帝雪含烟等女等人了。“主人,若是属下没有猜错,您应该是想要询问属下有关这个神秘古洞,以及天玄之门之内的那些神秘生灵的事情吧···”失落古山的山腰处,待诸位赤雪族族人全都消失了踪影之后,赤烽烟豁然转身,看向了羽皇,一脸郑重的询问道。“没错!”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道:“赤雪前辈,不知道,这扇九彩大门之内,所封印的到底是些什么生灵?他们来自于哪里?是属于我们这个世界吗?”“回主人的话,不瞒你说,其实,属下也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生灵,更不知道,他们来源于哪里···”“你也不知道?”闻言,羽皇血眸一睁,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很显然,赤烽烟的这个回答,让他觉得非常的难以置信,“这处封印,就在你们赤雪族族地之内,你们居然不知道?”“回主人的话,属下不敢欺瞒您,我等确实是不知道。”赤烽烟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你们居然也是不知道?”羽皇眉头紧皱,一脸的不可思议。本来,他以为赤烽烟以及他的族人,既然守着眼前的这个封印,也就是这个九彩大门,这么多岁月了,那么应该是多少知道它们的情况,不曾想,他们竟然也是丝毫不知道。“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们对他们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静静地沉凝了下,羽皇再次开口,很是不甘心的再次询问了起来。“一点都不了解,那倒是不至于,虽然属下并不知道他们是生灵,也不知道他们来源于何处,但是属下却是清楚的知道,他们···应该是不属于这片世间。”“不属于这片世间?”闻言,赤雪族长赤空、赤霄以及旁边的倾世梦等女,全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一个个的满脸的不可思议。很显然,在此之前,即便是在赤雪族中地位很高的赤空,都是不知道,九彩大门之后的那些生灵,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他是第一次听说···与赤空等人的震惊不同,羽皇则是没有多大的反应,稍稍沉凝了下,他血眸一凝,一脸郑重的问道:“赤雪前辈,你确定吗?你当真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灵?”“不是,绝对不是···”赤烽烟重重的点了点,一脸肯定的道:“主人,这一点属下绝对可以肯定!”“不是吗?原来是真的!原来我所猜侧的竟然是真的···”听到这里,羽皇眼神一眯,心中一阵释然。其实,早在那道灰色的巨爪,出现的那一刻,羽皇就曾有过如此怀疑,怀疑他们应该不是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生灵,因为,那只灰色巨爪以及黑色大手之上的气息,他都是曾经在一些极为特殊的地方,感受过,很是熟悉。本来,他还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但是,如今,听到了赤烽烟的这番话之后,他瞬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是对的,那扇九彩大门之后的生灵,和他们曾经所见过的神秘生灵,应该是来自于一处。然而,如今眼前的这个问题是解决了,可是一个新的问题,又突然在羽皇的心中冒了出来,那就是,这些来历神秘,本该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生灵,为何会出现在当世之中,据他所了解,这些奇异的生灵,不应该会出现在当世才对,因为,他曾经有数次,都是在一种极为特殊的情况下,见到的这种生灵····“赤雪前辈,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这些来历神秘的生灵,具体是在何时出现的?或者说,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知道了这种生灵?”稍稍沉凝了下,羽皇眸光一亮,突然再次开口,对着赤烽烟询问道。“主人,这个问题,属下知道···”赤烽烟点了点头,郑重的道:“这些神秘的生灵,第一次出现,是在百万年前。”“百万年前?”闻言,羽皇微微一怔,片刻后,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凝,一脸诧异的道:“你的意思是,那些神秘的生灵,是在‘玄’存在的那个时期,才出现的?以前,并没有?”赤烽烟点头,声音很是郑重的道:“回主人的话,正是如此,在此之前,不仅是属下,乃至整个大千众生,都是都未有谁知道那种生灵的存在。”说至此处,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他神色一敛,满脸感激的道:“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要再次感谢一番我们赤雪一族的恩人‘玄’了?当年,若非是他,我赤雪一族,甚至是整个大千世界,都是极有可能就此沉沦,万劫不复。”“嗯?”闻言,羽皇眉头一锁,一脸惊疑的道:“有那么严重吗?既然能够影响到整个大千世界的存亡?”“有,绝对是有···”赤烽烟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主人,您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机···”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他面色一正,突然对着羽皇问道:“主人,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当初初见您之时,我给您说过的那场可怕的祸端?”“嗯,自然是记得···”羽皇微微点头,他记得很清楚。因为,当初,在提到那场祸端之时,羽皇心中对此特别好奇,所以,在听得时候,他就特意留了心。“即使如此,主人,那您又是否知道,属下当初所说的那场祸端,其实正是源自于刚刚我们所面对的那些神秘的生灵!”赤烽烟继续道。“什么?你所说的那场可怕的祸端,竟然是他们?”听到这里,羽皇神色一变,忍不住失声惊呼了起来。主要是他觉得此事,实在是太震惊,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赤雪前辈,你不会搞错吧?刚刚的那些生灵,当真就是当年的那场祸端的源头?他们当真是可以威胁到整个大千世界?”微微怔了一会,羽皇再次开口,又一次确认道。他心中实在是无法相信。通过刚刚的那番交手,羽皇对他们也是大致了解了一些,刚刚的那些神秘生灵,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并不是很强,他实在是想不通,那样的一批存在,如何能够威胁道强者如云的大千世界。“主人,这种事情,属下岂敢瞒你,属下所言,绝对是句句属实!”赤烽烟摇头,郑重的回答道。“只是,这怎么可能?他们如何有实力,威胁到大千众生?”羽皇依然不解,心中还是不信。闻言,赤烽烟苦笑一声,长长一叹道:“主人,你心中是不是觉得,那些神秘生灵的实力,并不是很强?”“难道不是吗?”羽皇反问。“当然不是。”赤烽烟摇头,一脸凝重的道:“主人,您是不知道,那些神秘的生灵,真的很强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强的让人绝望,而今,你之所以会觉得他们的实力弱,那是因为有天玄之门的存在。”“如你所说,之前的他们,并没有发挥出其真正的实力?”羽皇震惊,一脸的诧异。

  赤雪族内。神秘的山洞之前,羽皇怔怔而立,眉头紧锁,久久沉默,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九彩大门,一双血色的眼眸中,神华爆闪,他想要看透九彩大门,望及九彩大门之后的情况,可惜,他根本做不到···九彩的大门之上,隐隐九彩光弥漫,不时地有神光流转,宛如就像是一块世界之壁一般,看似只是一门之隔,但实则,相当于隔开了两个世界。“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刚刚那些自九彩大门之后,冒出来的恐怖大手与巨爪,到底是什么生灵?还有,这扇九彩大门之后,到底是什么地方?他连通着什么地方?那里···还属于大千世界吗?若是不属于的话,那那里又会是什么地方?”九彩大门之前,羽皇眉头紧皱,心中思绪万千,他在思考,因为此刻的他,心中可谓是充满了困惑。“赤雪前辈,有些事情,我想向你询问一下,不知道你可否回答?”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羽皇血眸一亮,突然看向了身边的赤烽烟,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期待与好奇。闻言,赤烽烟稍稍迟疑了下,默默地点了点头,虽然羽皇还未说什么,但是,他已经明白了羽皇心中所想:“主人,属下知道你想询问什么,请您稍等一下。”言罢,他脸色一正,突然回身看向了周围的赤雪族族人,大声命令道:“好了,如今天玄之门已经成功封印了。吃了赤霄以及赤空外,其余的,都各自退下吧,本皇还有要事要与主人细说!”“是老祖,我等遵命!”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点头,应声道。“主人,老祖,我等告退!”说完,在场的诸位赤雪族族人齐齐对着羽皇以及赤烽烟行了一礼,随即,齐齐转身,各自朝着远处走去了。不过时,便是各自消失了踪影。转眼间,原本密密麻麻,人山人海的四周,就只赤烽烟、赤雪族族长赤空、其子赤霄以及羽皇、帝雪含烟等女等人了。“主人,若是属下没有猜错,您应该是想要询问属下有关这个神秘古洞,以及天玄之门之内的那些神秘生灵的事情吧···”失落古山的山腰处,待诸位赤雪族族人全都消失了踪影之后,赤烽烟豁然转身,看向了羽皇,一脸郑重的询问道。“没错!”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道:“赤雪前辈,不知道,这扇九彩大门之内,所封印的到底是些什么生灵?他们来自于哪里?是属于我们这个世界吗?”“回主人的话,不瞒你说,其实,属下也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生灵,更不知道,他们来源于哪里···”“你也不知道?”闻言,羽皇血眸一睁,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很显然,赤烽烟的这个回答,让他觉得非常的难以置信,“这处封印,就在你们赤雪族族地之内,你们居然不知道?”“回主人的话,属下不敢欺瞒您,我等确实是不知道。”赤烽烟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你们居然也是不知道?”羽皇眉头紧皱,一脸的不可思议。本来,他以为赤烽烟以及他的族人,既然守着眼前的这个封印,也就是这个九彩大门,这么多岁月了,那么应该是多少知道它们的情况,不曾想,他们竟然也是丝毫不知道。“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们对他们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静静地沉凝了下,羽皇再次开口,很是不甘心的再次询问了起来。“一点都不了解,那倒是不至于,虽然属下并不知道他们是生灵,也不知道他们来源于何处,但是属下却是清楚的知道,他们···应该是不属于这片世间。”“不属于这片世间?”闻言,赤雪族长赤空、赤霄以及旁边的倾世梦等女,全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一个个的满脸的不可思议。很显然,在此之前,即便是在赤雪族中地位很高的赤空,都是不知道,九彩大门之后的那些生灵,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他是第一次听说···与赤空等人的震惊不同,羽皇则是没有多大的反应,稍稍沉凝了下,他血眸一凝,一脸郑重的问道:“赤雪前辈,你确定吗?你当真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灵?”“不是,绝对不是···”赤烽烟重重的点了点,一脸肯定的道:“主人,这一点属下绝对可以肯定!”“不是吗?原来是真的!原来我所猜侧的竟然是真的···”听到这里,羽皇眼神一眯,心中一阵释然。其实,早在那道灰色的巨爪,出现的那一刻,羽皇就曾有过如此怀疑,怀疑他们应该不是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生灵,因为,那只灰色巨爪以及黑色大手之上的气息,他都是曾经在一些极为特殊的地方,感受过,很是熟悉。本来,他还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但是,如今,听到了赤烽烟的这番话之后,他瞬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是对的,那扇九彩大门之后的生灵,和他们曾经所见过的神秘生灵,应该是来自于一处。然而,如今眼前的这个问题是解决了,可是一个新的问题,又突然在羽皇的心中冒了出来,那就是,这些来历神秘,本该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生灵,为何会出现在当世之中,据他所了解,这些奇异的生灵,不应该会出现在当世才对,因为,他曾经有数次,都是在一种极为特殊的情况下,见到的这种生灵····“赤雪前辈,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这些来历神秘的生灵,具体是在何时出现的?或者说,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知道了这种生灵?”稍稍沉凝了下,羽皇眸光一亮,突然再次开口,对着赤烽烟询问道。“主人,这个问题,属下知道···”赤烽烟点了点头,郑重的道:“这些神秘的生灵,第一次出现,是在百万年前。”“百万年前?”闻言,羽皇微微一怔,片刻后,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凝,一脸诧异的道:“你的意思是,那些神秘的生灵,是在‘玄’存在的那个时期,才出现的?以前,并没有?”赤烽烟点头,声音很是郑重的道:“回主人的话,正是如此,在此之前,不仅是属下,乃至整个大千众生,都是都未有谁知道那种生灵的存在。”说至此处,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他神色一敛,满脸感激的道:“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要再次感谢一番我们赤雪一族的恩人‘玄’了?当年,若非是他,我赤雪一族,甚至是整个大千世界,都是极有可能就此沉沦,万劫不复。”“嗯?”闻言,羽皇眉头一锁,一脸惊疑的道:“有那么严重吗?既然能够影响到整个大千世界的存亡?”“有,绝对是有···”赤烽烟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主人,您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机···”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他面色一正,突然对着羽皇问道:“主人,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当初初见您之时,我给您说过的那场可怕的祸端?”“嗯,自然是记得···”羽皇微微点头,他记得很清楚。因为,当初,在提到那场祸端之时,羽皇心中对此特别好奇,所以,在听得时候,他就特意留了心。“即使如此,主人,那您又是否知道,属下当初所说的那场祸端,其实正是源自于刚刚我们所面对的那些神秘的生灵!”赤烽烟继续道。“什么?你所说的那场可怕的祸端,竟然是他们?”听到这里,羽皇神色一变,忍不住失声惊呼了起来。主要是他觉得此事,实在是太震惊,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赤雪前辈,你不会搞错吧?刚刚的那些生灵,当真就是当年的那场祸端的源头?他们当真是可以威胁到整个大千世界?”微微怔了一会,羽皇再次开口,又一次确认道。他心中实在是无法相信。通过刚刚的那番交手,羽皇对他们也是大致了解了一些,刚刚的那些神秘生灵,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并不是很强,他实在是想不通,那样的一批存在,如何能够威胁道强者如云的大千世界。“主人,这种事情,属下岂敢瞒你,属下所言,绝对是句句属实!”赤烽烟摇头,郑重的回答道。“只是,这怎么可能?他们如何有实力,威胁到大千众生?”羽皇依然不解,心中还是不信。闻言,赤烽烟苦笑一声,长长一叹道:“主人,你心中是不是觉得,那些神秘生灵的实力,并不是很强?”“难道不是吗?”羽皇反问。“当然不是。”赤烽烟摇头,一脸凝重的道:“主人,您是不知道,那些神秘的生灵,真的很强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强的让人绝望,而今,你之所以会觉得他们的实力弱,那是因为有天玄之门的存在。”“如你所说,之前的他们,并没有发挥出其真正的实力?”羽皇震惊,一脸的诧异。

Back to top
307|ybx|ei|gx|4z|vw5c2|7in|3d在线播放免费视频|中文字乱码手机在线2021|很很干线观看2021|国内自线精品一区2021|绿巨人app视频破解版下载|大片免费观看在线视频|国内自线精品一区2021|家庭乱码一二三2020|蘑菇视频app无限次数版|日产不卡一二三四区|曰产乱码2021艾草|大香煮尹一二三|不卡中文字永久区乱码|